首 頁
 
當前位置: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  >  企業文化  >  作品欣賞  >  文藝 > 正文
又到槐花飄香時
發布時間:2018-05-17      作者: 劉衛東

晚飯后,去室外散步,一縷濃濃的帶著甜味的清香飄進鼻孔,舒服極了。我循著香味四處尋覓,忽然發現馬路兩旁的刺槐不知何時開花了。那一串串含苞待放的小花,白色中夾雜著含羞的淺綠,是那么的美麗迷人,那醉人的香氣,久久的彌散于空氣中,揮之不去。此情此景,使我興奮地差點叫出聲來。啊,我又聞到槐花的香味啦!望著那一串串、一叢叢散發著香氣的槐花,我的思緒在不經意間穿越時空,回到了與槐花結緣的童年歲月。

我生長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那時正處在文革時期,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糧食產量極度低下,老百姓的日子非常貧困。在我們村里,老鄉們每天吃的無非是地瓜面煎餅,喝的是玉米面糊糊,副食也就那么一小碟疙瘩咸菜而已。偶爾能吃上一頓土豆絲或大白菜,那只是在節日里才有的生活。所以,每到春季,孩子們都眼巴巴地盼著嘗些新鮮的、能調劑口味的食品,自然而然地大家都盯在了樹枝上。因為每到春天,榆樹、槐樹都能帶給孩子們一些驚喜。榆樹會結榆錢兒,槐樹會開槐花兒,而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用來食用的,所以它們順理成章地成為我們心目中的“美食”。

為了得到這誘人的榆錢和槐花,孩子們個個練就了一副“飛檐走壁”般的爬樹本領。小時候,和我同齡的小伙伴,個個都稱得上是爬樹的高手。對于我們來說,爬樹摘槐花,是一件十分愜意的事,不僅男孩子樂意干,女孩子也絲毫不甘落后。在槐花盛開的季節,一群小頑童結伴來到村子的樹林里去搜尋槐花,絲毫不顧及亂刺的劃扎。一個個像小猴子似的,爬到能摘到槐花的樹杈上,用早已準備好的竹竿,綁上鉤子,剛摘下一朵鮮艷的槐花,就迫不及待地生吃起來,哪管什么干凈不干凈啊,先飽食一頓再說。品嘗過后,將剩余的槐花帶回家,大人們把它洗凈拾掇之后,和上少量的面粉,加上一點點的鹽,做出香味可口的槐花呱噠,吃到嘴里別提有多香甜啦。

時光,在指縫間悄然流逝,曾經的苦日子,早已成為了過去。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國家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巨大變化,人民群眾的生活早已實現了溫飽,現在正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進軍。由于政策給力,農民的種糧積極性被充分調動了起來,我國的糧食產量達到了創紀錄的十余年連續增長,餓肚子的夢魘早已成為遙遠的過去。隨著經濟的發展,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逐步得到提高,家庭餐桌上的飯菜也日益豐盛起來。即便如此,我對槐花做成的食物,依舊情有獨鐘。

如今,每當到槐花飄香的季節,閑暇時間,我都會來到刺槐樹下,盡情地欣賞槐花綻放的盛景,順便再摘一些鮮嫩的花朵,把它加工成自己喜愛的美食,以寄托對往昔歲月的懷想,感念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劉衛東)

【關閉】    【打印】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紀檢監察舉報 | 中央國家機關舉報網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 版權所有   
大福彩票 沧州 | 嘉峪关 | 吉安 | 海安 | 瑞安 | 枣阳 | 孝感 | 鹤壁 | 阳泉 | 大兴安岭 | 清远 | 宣城 | 保定 | 内江 | 广元 | 济南 | 如东 | 嘉兴 | 长治 | 阿拉尔 | 锡林郭勒 | 上饶 | 台湾台湾 | 兴安盟 | 安岳 | 济南 | 吐鲁番 | 锡林郭勒 | 金坛 | 揭阳 | 襄阳 | 嘉峪关 | 丽江 | 克孜勒苏 | 毕节 | 三明 | 来宾 | 赣州 | 安岳 | 白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佳木斯 | 盘锦 | 青海西宁 | 通辽 | 泰兴 | 诸暨 | 陇南 | 铜川 | 包头 | 临汾 | 桐城 | 雅安 | 庄河 | 柳州 | 三门峡 | 汕尾 | 芜湖 | 白城 | 海拉尔 | 黔南 | 定州 | 南阳 | 杞县 | 徐州 | 鸡西 | 宜昌 | 塔城 | 广西南宁 | 辽宁沈阳 | 保定 | 海东 | 长治 | 明港 | 娄底 | 垦利 | 瓦房店 | 沧州 | 德清 | 云浮 | 巴中 | 遵义 | 苍南 | 荆门 | 淮安 | 绥化 | 茂名 | 高密 | 燕郊 | 余姚 | 东营 | 平潭 | 克孜勒苏 | 河池 | 安徽合肥 | 宁波 | 平顶山 | 西双版纳 | 长葛 | 宜昌 | 本溪 | 徐州 | 防城港 | 石河子 | 聊城 | 昌都 | 喀什 | 海东 | 滨州 | 仁怀 | 松原 | 韶关 | 大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