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當前位置: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  >  企業文化  >  建言獻策 > 正文
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的探索
發布時間:2019-05-24

摘要:精準扶貧是習近平總書記扶貧思想的核心內容,總書記對扶貧的要求是實在成效,重在精準,農發行作為服務脫貧攻堅的主力銀行,政策性金融扶貧更要做到精準,因此需要加快科技創新,建設智能銀行,實現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精準化。本文論述了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的意義,指出其主要內容是建設智能運營、信貸、投資、決策和電商平臺,并分析提出從政策性金融扶貧產品創新、構建智慧金融服務體系、政策性金融扶貧生態圈等方面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

精準扶貧是習近平總書記扶貧思想的核心內容,是解決長期困擾中國貧困問題的重大理論創新和實踐路徑,是習近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總書記要求精準扶貧要做到“六個精準”即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總書記的要求實在成效,重在精準,農發行作為服務脫貧攻堅的主力銀行,政策性金融扶貧更要做到精準,因此,需要深刻認識當前銀行業務發展信息化的形勢,認真分析研究,抓住金融科技帶來的發展機遇,加快科技創新,建設智能銀行,實現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精準化。

一、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的意義

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從農業生產、農業生態、農村文化、金融服務等方面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了全面的規劃部署,明確了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在鄉村振興中的職責定位,強化金融服務方式創新。開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全力支持脫貧攻堅,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農發行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也是至高無上的榮譽。農發行作為我國唯一一家農業政策性銀行,在政策性金融扶貧中必將大有可為、大有所為、大有作為。農發行要在政策性金融扶貧領域提升三項能力:

(一)提升經營管理能力

政策性金融扶貧離不開金融科技的支撐和引領。政策性金融扶貧目標是全力支持脫貧攻堅,本質是要按銀行的規律進行扶貧投融資。農發行要跟上信息化銀行發展步伐,必須積極推進金融科技與業務的深度融合,發揮金融科技引領作用,加快產品研發步伐,快速響應扶貧需求,開發出社會滿意、適合扶貧的產品。通過科技創新優化信貸管理流程,改進業務發展模式,構建具有競爭力的金融經營管理平臺,打造個性化、差異化具有競爭力的金融產品,整合業務資源,優化流程控制,降低經營成本,提高質量效益,提升資本運營效率,促進農發行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實現專業化、精細化和現代化管理。

(二)提升智能服務能力

農發行在政策性金融扶貧過程中,要以客戶為中心,以需求為導向,注重提高服務質量,不斷完善流程制度,提高服務整合能力,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需要利用信息科技、人工智能和互聯網科技等先進科技手段,聚合各種信息資源,建立先進的智能運營平臺、智能信貸平臺、智能投資平臺,整合營銷方式和服務渠道,構建現代化的管理、運營和服務體系,切實加大對易地扶貧搬遷、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特色優勢產業的支持力度,實行投貸結合、融資融智結合,提高支持脫貧攻堅的精準性和有效性,確保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真正受益、長期受益。

(三)提升科學決策能力

農發行要按總書記要求,圍繞總書記關切的貧困群眾就業、子女教育、就醫、住房等問題,研究制定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信貸政策指引,引導全行把信貸資源精準投向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以精準政策、精準投放促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做到精準決策、精準投放、精準管理,就必須需要大數據作為分析決策支撐。當前,農發行積累了大量的經營管理數據,再引進外部數據,基于這些數據進行深度分析和挖掘,挖掘數據當中蘊含的財富,建立“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決策、用數據管理、用數據創新”的經營管理機制,實現基于數據的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精準決策和精準投放,同時精準洞察業務經營規律和金融行為及違約概率,為財務可持續、資產負債管理、風險管理等方面提供有效的決策支持。

二、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的主要內容

當前,金融科技的持續發展和發酵,使銀行的業務發展和服務方式更加深度地依賴金融科技的實現。農發行要開展好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需要積極進行探索,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打造統一的運營、信貸、投資等智能平臺,對客戶偏好進行深度洞察,對客戶行為進行敏捷反應,準確感知客戶服務需求,精準推進扶貧、脫貧,推動農發行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向智能化、一站式服務方向轉型,加強線上、線下金融服務融合和統一體驗。

(一)打造智能運營平臺

按照銀行第五代核心業務系統的標準,遵循金融產品工廠的設計理念,采取模塊化、參數化的設計,業務處理組件化,實現產品快速定制和業務靈活組合,提供本外幣一體化的存款、貸款、卡、總賬、公共等業務服務模塊,具備高度參數化、支持流程銀行、7X24小時無間斷服務,集中風險控制、全面的業務運行營運監測等特征,實現以客戶為中心隨需而變的金融產品管理交易處理及會計核算,同時在企業服務總線(ESB)上發布標準服務,用于和其他系統進行交互,并將產生的業務數據推送至數據分析平臺。

(二)打造智能信貸平臺

通過模型化分析、關聯性控制和參數式設定實現信貸資產事前、事中、事后的風險識別、計量與控制的剛性化,綜合客戶評級、授信、評估、信貸審批、貸款發放以及還款催收等信用管理程序,為信貸盡職調查,風險控制,在線審貸會,抵質押物管理,合同管理、貸后管理等提供全流程支持。實現資金定價管理,建立差異化、多維度、多目標利率定價方法,實現銀行資金成本與利率的結合,確定最佳利率,同時對利率風險進行綜合評判、識別和警報發送。推進政策性金融扶貧小額線上放貸,與螞蟻金服等互聯網金融企業對接進行小額轉貸,確定信用貸款限額和定價,從而實現秒級審貸、秒級放貸,提高信貸效率。

(三)打造智能投資平臺

建設股權、債權投融資服務平臺、眾籌融資平臺,利用線上、線下兩種渠道,為扶貧企業提供投融資服務,引領社會資金流向扶貧領域,解決扶貧領域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充分利用線下豐富的客戶資源,通過建立線上投融資網絡平臺,實現線上線下交易閉環,打造O2O(線上到線下)經營模式。加強與證券、基金、保險等金融機構,互聯網企業、第三方支付機構、第三方資管平臺、P2P平臺、互聯網金融服務平臺等非金融機構的全面合作,向扶貧企業提供更加完善的金融服務功能。

(四)打造智能決策平臺

強化大數據理念,建立全行統一的數據標準,推進數據質量治理,積極開發利用數據資源,提升信息化、系統化的數據處理能力。應將全部的金融業務數據統一到一套全業務、全周期的數據分析平臺當中。該平臺承載完整生命周期的歷史金融數據基礎,構建成一條通用的全行數據業務服務總線,為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提供“面向數據的服務(SOD)”能力,支持農發行政策性金融扶貧在客戶關系管理、精準營銷、運營管理、產品定價、風險管理等多個業務領域開展基于數據的決策,提高決策的科學水平。

(五)打造智能電商平臺

積極融合“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以三農供應鏈金融為基礎,建立具有農發行特色和品牌效應的電商平臺“惠農商城”。平臺初期階段采用B2B模式,成熟階段加入B2C模式,利用農發行強大的政策性職能和較豐富客戶資源,為扶貧領域的企業交易雙方提供線上交易的智能撮合,或對三農市場中潛在的合作伙伴進行智能推薦。平臺中嵌入支付結算、融資擔保、資金托管等一攬子金融服務,提供銷售管理、拍賣管理、訂單管理、財務管理、物流管理、客戶管理和統計分析等功能,支持扶貧領域的企業電子商務的快速部署,同時提供價值豐富的大數據源。

三、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的主要方法

農發行要借鑒先進銀行經驗做法,實施政策性金融扶貧智能化戰略,建立以數據立行、用數據說話、憑數據決策的機制和文化。基于數據分析和數據挖掘加快政策性金融扶貧數字化、智慧化的步伐,轉變傳統的經營模式,以線下為基礎,線上為拓展,注重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在政策性金融扶貧領域的客戶營銷、客戶服務、金融產品、運營管理、風險管理等方面融入基于大數據的人工智能技術,推動業務向智能化、特色化、場景化發展,充分發揮金融科技對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全方位發展的支持作用。

(一)全力推進政策性金融扶貧產品創新

要按照流程銀行的標準進行整合,對內部流程進行優化、對條線資源進行整合,從而形成金融創新合力,全力推進金融產品創新。創新一般與風險相伴相生,可在創新的政策、管理和績效等方面予以傾斜,建立有效地激勵、指導和保護政策和制度,將總體發展戰略和業務發展策略深入結合,把易地扶貧搬遷作為“頭號工程”持續推進,把產業扶貧擺上重要位置突破發展,把信貸產品研發作為創新重點拓展服務。實施扶貧貸款利率政策優惠傾斜、開啟綠色辦貸通道,進一步加大政策性金融精準扶貧支持力度,切實增強服務脫貧攻堅的支撐作用。持續推進產品創新,深入開展產品、服務和風控的融合研究,推出政策性金融扶貧創新產品,實施敏捷開發和敏捷管理,建立快速高效的運作機制,快速迭代推出金融扶貧創新產品,同時為推進政策性金融扶貧產品創新建立組織、人才和機制上的保障,充分發揮農發行在打贏脫貧攻堅戰中的先鋒和引領作用。

(二)構建智慧金融服務體系

結合農發行在金融客戶營銷、信用管理、風險管理等方面積累的經驗和知識,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思維融入其中,基于大數據構建政策性金融扶貧產品創新機制,打造新時代的數字銀行,加強客戶服務體系、賬戶管理體系、運營管理體系、風險管理體系、生態管理體系等基礎化數字工程建設,在客戶營銷、渠道建設、內部管理、風險控制、生態建設等方面沿著線下線上融合、扶貧場景融入、智能分析技術融進的思路和路徑推進,形成智慧的銀行政策性金融扶貧服務體系。建立產品定價模型,根據客戶的資產、經營利潤和信用評分等方面制定合適的產品定價策略,形成任意場景接入、智能預知、即時響應、科學定價、一站體驗的全流程智慧金融服務體系。

(三)建立政策性金融扶貧生態圈

注重將農發行自己的產品和服務與合作機構對接和融合起來。以支付、投資、融資等銀行重點產品和服務為支柱與主導,為致力服務脫貧攻堅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等金融服務產業鏈企業搭建統一的政策性金融扶貧服務平臺,形成金融生態圈。提高金融服務軟實力,建立服務標準和產品規范,引導、規范金融生態圈金融扶貧服務行為。加速金融生態圈企業個性化的金融服務需求和產品的定制和研發,在金融服務領域打造社會滿意、貧困戶急需和體驗流暢的金融扶貧產品,提高政府認同,贏得社會青睞,提升服務印象。

(四)完善全面的風險管理體系

農發行的本質是銀行,是經營資金、管控風險的機構,政策性扶貧金融具有政策性特質,但風險管理是經營政策性扶貧金融業務的不變的主題。因此,對待政策性扶貧金融業務的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流動性風險,要同樣重視。積極利用新理念、新技術,采取立體化的防護措施,基于大數據計算和獲取的風險分析、評價成果不僅僅是用于事后風險分析控制,而且可以實時作用于事前客戶接觸、事中客戶授信、事后貸后管理,使得風險防控更加及時、敏捷和精準,建立全流程的風險管理體系。積極引進和運用生物技術、區塊鏈技術、量子技術,實現多因素身份認證、深度信息加密和深層安全防護,切實提高信息交互的可靠性、完整性和保密性,提升銀行管控風險的能力,更安全、更可靠、更高效地保證政策性金融扶貧資金的融通和流動。

(五)培育政策性金融和科技復合性人才

推動政策性金融扶貧業務智能化需要人才的支撐,要按解學智董事長提出的“講政治、講奉獻、懂金融、愛農業、愛農村、愛農民”十八字整體要求,打造一支優秀的既懂政策性金融又懂科技的隊伍。一是要以黨建統領人才建設。突出政策性金融機構的特點,從“根”和“魂”的高度抓好黨建,并以此統領和促進人才建設,不斷增強四個意識,樹立四個自信,在思想上行動上始終與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二是要為人才的成長營造有利空間,制定高級專業人才的激勵約束機制,建立績效的正向激勵,留足專業人才的成長空間,使人才能夠快速成長和脫穎而出,充分挖掘人才的內在潛力,使其聰明才智充分運用在業務創新上。三是組建政策性金融產品創新實驗室,設立產品創新專項基金,對于在創新中獲得成功應用的項目和金融產品的相關研發團隊進行獎勵。四是加強與領先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科研院校的合作,通過引智借力,共享研究資源,借助其先進的研究成果,推動在農發行的實際應用。

四、結束語

農發行要更好地發揮金融政策性服務脫貧攻堅的作用,其本質要求是要提高政策性金融扶貧服務供給側質量,要通過金融服務模式和金融產品的創新,線上、線下服務渠道的融合發展,推進人工智能深度應用,建立統一的金融服務平臺,實現扶貧資金高效的融通、流動,增加金融服務供給能力,推動金融資源更加有效地進行配置給貧困戶,保證融資需求獲得有效滿足,推動農發行高質量發展。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信息科技部  李小慶

【關閉】    【打印】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紀檢監察舉報 | 中央國家機關舉報網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 版權所有   
大福彩票 宜昌 | 泉州 | 阜新 | 白山 | 仙桃 | 泗洪 | 鸡西 | 绵阳 | 象山 | 甘肃兰州 | 郴州 | 铜陵 | 霍邱 | 萍乡 | 亳州 | 赣州 | 芜湖 | 巴彦淖尔市 | 崇左 | 中卫 | 承德 | 邳州 | 垦利 | 崇左 | 石嘴山 | 海丰 | 汕头 | 吉林 | 那曲 | 蚌埠 | 嘉善 | 文昌 | 常州 | 莆田 | 灌南 | 阳江 | 定安 | 石嘴山 | 改则 | 萍乡 | 绥化 | 泸州 | 萍乡 | 绵阳 | 宜宾 | 简阳 | 安徽合肥 | 绵阳 | 唐山 | 石狮 | 浙江杭州 | 江苏苏州 | 马鞍山 | 黄石 | 绵阳 | 云南昆明 | 榆林 | 图木舒克 | 明港 | 包头 | 岳阳 | 昌吉 | 邹平 | 泰安 | 吕梁 | 扬州 | 深圳 | 白沙 | 任丘 | 湘潭 | 阿坝 | 海宁 | 郴州 | 锡林郭勒 | 衡水 | 嘉兴 | 石河子 | 肥城 | 正定 | 云浮 | 正定 | 博尔塔拉 | 扬州 | 吐鲁番 | 北海 | 宜春 | 铜陵 | 哈密 | 定州 | 株洲 | 呼伦贝尔 | 河北石家庄 | 台湾台湾 | 白银 | 牡丹江 | 汉川 | 辽宁沈阳 | 东莞 | 诸城 | 益阳 | 十堰 | 靖江 | 甘肃兰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通辽 | 章丘 | 简阳 | 白沙 | 娄底 | 双鸭山 | 黄冈 | 东莞 | 眉山 |